中国美丽乡村网欢迎你!
|
您所在的位置:美丽新农村 > 乡村茶馆 > 家住田野青纱帐

家住田野青纱帐

来源: 中国美丽乡村网 编辑:Admin 发布日期:2016-8-1 16:52:32
文/谢子安
摘要:

 

我家住得俏皮,离开村庄,把宅院建在农田里面。一般的季节,取环境雅静,夏天,用青纱帐把家隐藏起来。可是,没有办法藏住炊烟,那片庄稼颜色很绿,映衬上面一顶炊烟很白。村里的人说,我们这里住一村人,你们那里住一户仙。无烟的时候,大约担心人们把仙家忘记,青纱帐里经常弄出一通鸡鸣,或者狗叫,催人思念。立刻有位老太太,使手牵住一个小孩儿,入帐串门,找母亲唠家常来了。家,兴许怕弄丢,在进帐胡同与村路的岔口,种下一丛扫帚梅,放在那里做个记号。

早在夏初,青纱帐才开绿叶,没有长成,齐腰深的庄稼,扭出翠绿色的喇叭嘴,正是好看的时候。新孵的鸡雏,嫩黄色绒毛,不停地叽叽叽叫,在院内刨土找虫吃,寻到障豁,叽叽叽,一只接一只钻出,进入庄稼地。虽然入地,并不入深,在浅地方叽叽叫。姐姐和弟弟发现后,钻进庄稼捕捉,人追,叽叽叽的声音钻到深处。后来鸡群被冲散,分为东西南北几拨,一片庄稼地,到处小鸡叫。叫声有的地方高,有的地方低,听准那儿有,人去,没了。仿佛无边的青青绿绿之中,藏些天鸡神鸡,找不着,逗你玩。人追累了,撤回田边喘,说怪真怪,天苗之中隐进点点活黄,那些黄看不见,想得见。天作一幅美丽的图画,名字叫做《万顷翡翠出鸡鸣》。母亲富于经验,召唤孩子回院,引出母鸡,让它咯咯叫,听到咯咯声,叽叽声纷纷跑出来。却忘记出来的路,小鸡集合起一堆,隔开门口的挡板,又蹦又跳。母亲沉着迈出,把叽叽叽一只一只收回来。

青纱帐里的小路,像个山洞。每天早晨,父亲带领哥哥,穿由这条洞下田,一边走,一边说庄稼话。开始声音很大,慢慢声音被庄稼卡住,变小。后来,声音完全被庄稼洞淹没,沉了底。连人带话,被厚厚的青纱帐吞进肚,仿佛被绿庄稼含化了。

母亲和嫂嫂赶集回家,听见她们在田里面咯啦咯啦说话,半天不见出来,让人心空生怕呢。原来发现地上起草,拔草,庄稼扯住不让走,脱不开身。我们等急了,却不敢进去,猫腰在洞口扯喉咙喊,母亲应答,影儿现出。父亲对母亲丢个玩笑:等你唱戏,偏不出场。母亲笑吟吟地说:不会唱坤角旦角,天天唱猪戏羊戏。圈内的猪羊认识人,看见母亲咩咩吱吱地叫。母亲将一抱嫩绿的青草分一把给羊,分一把给猪,堵嘴。

青纱帐那面是条大道,如果田里不长庄稼,看得见,现在被隔开,看不见了,只能听声音,嘎吱吱,过挂老牛车,哐一声咳嗽,过个驼背老头儿。一男一女低低地说,低低地笑,音儿粘粘地粘在一块,说什么笑什么,听不清楚。他们已经走远,扔下条话尾巴,那根尾巴越来越细,最后细成一根头发丝似的。身在这个世界的青纱帐里,偷听另个世界说话,会有那么一种滋味。

晚饭之后,一家人乘凉。庄稼院泥土地面,被父亲修理光亮,又被母亲打扫干净。伏夜,孩子喜欢铺开一领旧席子,席地仰卧,放开四肢,人离地近,离天远。感觉身下生发地气。世上只有八方来风,庄稼院多个地风,地气风。地气劲凉,化掉暑气。生凉的地气很快把人的骨缝轧透,镇凉人体,清水一样涨满院子。地气冲上天空,天上的星星也被浸凉。天空是一棵巨大无比的枣树,上面挂满闪亮的枣子,用秫秸做个拧拧转,拧下一颗星星枣,咬口尝尝,味儿一定甜甜,也一定凉凉。青纱帐吐凉气,那气带一种青庄稼清新生鲜的气息。稼气漫过院围,灌入院子,同地气合成为夜气,这样的夜气,应该称为田园气,大气。夏天清凉,只有田野之上的小户农家了。

大大的一轮月亮升上东山,泼下月辉月光,同样清凉如气如水。月亮出自大山那边,那边有广袤平展的农田,出土生世的时候,缠裹一身地气,再经青纱帐洗浴,脸儿净,目儿明。月亮是一位农家女儿,才把光辉多多分给田园。院内无花无叶的地方明亮,有花有叶的地方印下一堆花花影儿。这样的月光月影美丽凉快极了,母亲禁不住拿笤帚打扫地面,她是不是想像冬天扫雪一样,打扫起一堆儿月光,储放粮囤里面,留给那些没有月亮的夜晚使用?

田野上起萤火虫了,露水似地,从庄稼尖上流下两三滴,在院中菜田打旋,兴波,作浪。那是几颗下凡的星星,不受天宫夏日暑热,情愿投胎农家,做一回平民的儿女?

人闭目养神,不想杂乱的事情,耳朵立即灌进如潮的虫鸣。这种只有北方青纱帐才有的虫叫,是一个天籁,听得过久,可以洗净人的五脏六腑。似睡似醒,母亲在房中叫了。被艾蒿熏过的屋子,无蚊无蝇,墙壁整夜散发一种地草的淡淡香味。人头枕遍野虫鸣快要凉爽入梦,突然,屋中地下有一只虫儿啾啾鸣叫,听声音,肯定是名字叫做蛐蛐的黑亮东西。拎盏灯笼,捉些蛐蛐养进笼中,真是个美极妙极的夜晚。

上一篇: 夏天的雨 下一篇: 少数民族奇趣婚俗